山西百得科技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凯发k8一触即发

留言

媒体报道

以发展村集体经济为导向振兴都市乡村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22-12-12
    党的二十大拉开了中国式现代化的大幕,也开启了中国式农业农村现代化的新篇章。回顾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革命的百年历史,展望中国式农业农村现代化的未来,其靓丽底色应该也必然是以人民为中心的城乡共生共荣的新型发展之路。其中,村集体经济发展、新业态新要素引入、村党支部领导至关重要。

村集体经济增量是普惠全体村民的主渠道

    经过集体化、改革开放洗礼的,时下的集体经济组织是新的制度构建。它以土地的集体所有制为基础,以乡村的区域为范围开展各项经营活动,以提供各类社会经济服务产品为标志的;它是村民参与决策和监督、具有合作性的经济组织;是党领导下的姓农、为农、务农、兴农的公益性经济组织。它为乡村社区搭建开放性、创新性的公共平台,构建政策、技术、组织诸发展要素相结合的公共服务政策工具组合,将互惠城乡的生产品和消费品送到千家万户,实现村民和社群之间的劳动合作、资产合作、金融合作,实现了小农户与现代农业发展的双赢。它已经不是集体资产雇工经营的传统集体企业,也不是只顾赚钱分红,不顾村庄发展和成员福利的所谓股份合作制企业。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杨团研究员认为,当今的集体经济组织,是以成员共有共用共营共享为特征的团体性集体组织,有以下特点:其一,它是成员组织,类似社团,但不是只有人的联系没有财物联系的一般社团;其二,它是经济组织,类似企业,但不是以营利为目的、公共事务一律不管的一般企业;其三,它是地域组织,类似地区商会,但不是固守本地利益、市场垄断,而是开放和平等竞争的;其四,它兼有成员组织的团体性、企业组织的经营性、地区商会的地域性等三个组织特征;其五,它兼有集体成员共有、共用、共营、共享等四个成员特征。综上这些特征,决定了集体经济的生产方式,即村庄生产力的基本模式是集体支持和服务个体,村庄生产关系的基本特征是家国一体的,是互通、互融、互助、互补的。

    集体经济不强,村民增收只能靠自力更生、各显神通。而具有神通的村民是很有限的,绝大多数村民需要村集体经济的引领和扶持。因此,努力做大村集体经济的增量,充分发挥集体普惠全体村民的主渠道作用,才是推进都市乡村振兴的正确方向。

发展新产业新业态要谨防与农民收入增长脱钩

    在依托都市快速经济增长,都市乡村的发展也经历了快速的迭代升级,遗憾的是,在有的地方这其中的一些迭代升级的探索方向是错误的,甚至是与村集体经济的发展和农民增收是背道而驰的。

    近年来,打着康养、乡村旅游旗号,行大面积占地搞房地产开发、娱乐会所的不在少数。某地一房产商,以做休闲农业项目为借口,拿下3000亩的山地加农田,拉起围墙,一荒三年;三年后,却开发了独栋别墅。一些地方,借主题公园、游乐场等发展旅游行业需要,把都市乡村成片的山林、农田、村庄,变成了自利性很强的高消费娱乐场所。

    事实上,大片占地搞高档景区和高级度假村,而吸收村民就业有限。这些项目,与村集体经济没有什么关系,与村民就业关系也不大,是典型的乡村财富抽水机。随着高品质生活需求的发展,规划布局有较大接待能力的旅游基础设施建设是必要的,应予支持。但这样的项目不应该挂在乡村发展的名下,因为它不是村集体经济的一部分,也不是村民收入的增长点。

    大片占地建大酒店、大餐厅、大农庄,对发展村集体经济的贡献极其有限。据相关资料,一些地区建设的某某蓝调庄园占地1200亩,某某观光园占地2860亩,某某农庄占地3000亩……这样的项目,是都市乡村振兴所需要的吗?是游客体验都市乡村生活所需要的吗?把这种类型的项目放在乡村发展的名下合适吗?以上这两种占用大量土地的旅游设施开发,的确降低了旅行社的组团成本,但并没有给所在地村庄带来多少实实在在的利益。

    因此,都市乡村振兴,必须防范这种与村民增收脱钩的乡村旅游模式。应走以壮大村集体经济组织、增加农民收入,由村集体经济组织为主导,实现村民普惠增收的正确道路。这就必须考虑都市乡村自然资源的合理开发利用,让现金流的主要部分流进村集体、流到农民的口袋里。因此,做亲民、富民的乡村旅游设计才是正道。发展村集体和村民说了算的适度的小微景观、小微度假村、小微庄园,才是正途。

    新村民处于都市乡村振兴产业链的上游,中下游增长需要上游的源头活水

    都市乡村振兴离不开经济社会发展的创新要素。乡村振兴最缺乏的也是可以引领发展的创新要素。而创新要素的载体往往不在村庄本身,这就需要以开放包容的心态欢迎来自村外、城市的新村民。新村民带来的新创意、新技术、新项目会成为引致村庄振兴发展的上游活动。这些上游活动会进一步带动村庄里蕴含的中游、下游创意、技术和项目得以成功。改革开放初期的星期日工程师是如此,改革开放过程中健康发展的明星村更是如此,进入高质量发展、高品质消费的今天更应是如此。

    我们对北京市都市乡村发展的调研表明,居于上游地位的村外创新要素是新时代乡村振兴最具活力的少数关键人物。自2020年发生疫情以来,从旅游业数据分析,多数居民由长距离出游,转为利用周末开启周边的都市休闲、乡村度假等近程出游。大都市圈周边的“微度假”,正在成为行业的主流力量。“微度假主体是都市上班族,是有娃、有车、有闲的中产家庭。他们的微度假需要是工作之余生活放松的休闲度假活动场所;他们的微度假方式是亲子游、周末游、自驾游;他们的微度假目的地以所居住的大都市为中心,自驾车程在1小时以内,最多不超过2小时的村庄;他们微度假的特点是回头客居、三五家好友群局;他们青睐的是村庄的微景观,这些微景观占地少,有主题概念、景观创意、体验特色、产品创新等新元素,具有资源节约、生态友好、文教体验超值的特性。有创意、有故事、有颜值,值得回味的吃住玩购设计安排是微度假目的地拥有核心吸引物,成为新新家庭游的打卡点和复游点。北京延庆、怀柔、门头沟、密云等区正在形成一批微度假目的地。

村党支部是都市乡村振兴的思想库和领头羊

    在集体经济的性质发生了深刻变化的今天,组织村民开展具有社会生产特征的经济活动,只有在村党支部的领导下,依靠村集体的主体性,达到村集体成员的共治、和全体成员集体的自治。村集体组织的领导核心是村党支部,村党支部与村委会、村集体经济组织的负责人只有形成一个团结的整体,才能实现适应“成员组织的团体性、企业组织的经营性、地区商会的地域性“等三个组织特征,和“集体成员共有、共用、共营、共享”等四个成员特征的乡村治理任务。

    我们的调研表明,即使是北京的乡村,依然存在较大的差别,需要分类分级分区精准施策。有的村是发展问题,有的村是治理问题,有的村是转型问题,有的村是起步维艰问题,有的村是锦上添花问题等等。但共性的问题很清晰,一是带头人问题、村领导班子问题,二是发展创新关键要素缺乏问题,三是面向全体村民的发展方案设计问题。

    因此,建设好村党支部,选配好支部书记,必要时选派第一书记,对都市乡村振兴至关重要。全国各地涌现出来的明星村,无一不具有这个鲜明的特性,村党支部是都市乡村振兴的思想库、领头羊。
网站地图